全球“蜗居”热:纽约青年人为省房租住6平房间

2010年01月13日10:00  来源:

  拥有自己的房子,是你我的梦想;而如今,人们却俨然变成房子的臣子或奴隶。在过去的一年中,各城市不断上涨的房价把房子问题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蜗居”,似乎成为这一轮金融危机中的世界共象。

  在日本,受金融危机的伤害,不少大城市的失业者或即将面临失业的“蚁族”不得不入住只能横着爬进去的“蜗居”——“胶囊旅社”。这种所谓的“家”比一台卧倒的立式冰箱大不了多少,美国《纽约时报》的报道更加悲情地用“棺材大小”来描述这种“格子间”。据报道,日本现有1.58万无家可归者流落街头,许多新近失业的上班族由于不能继续居住公司提供的住房或没钱租房子,逐渐成为无家可归者。“胶囊旅社”虽小,但对大多数失业者而言,总比流离失所要强得多。正是这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心理,使 “胶囊旅社”在东京大热。

  此外,美国一份最新调查报告显示,受金融危机等因素的影响,去年第四季度美国公寓空置率创30年来新高,全年公寓平均租金则创年度最大降幅。即便在全美最大公寓租赁市场纽约市,也有将近60%的公寓楼自去年第三季度起下调租金挽留房客。实际租金降幅的巨大,使房东因空置率高而蒙受损失。许多房东为进一步减少损失还要花钱挽留现有房客。由于失业者对就业市场并没有完全恢复信心,这种创新高的高空置率还将持续一段时间。不仅如此,一些居住在纽约的青年人为缩减房租开支,以700美元的月租住进3.6×2.2米的小房间里。他们用淋浴喷头洗餐具,精打细算,时刻观察体重以适应狭窄的房间。这种“蜗居”生活似乎正成为危机大背景下,美国年轻人的新兴生活方式。

  在俄罗斯,随着莫斯科地价和房价的逐渐攀升,买房子不仅对于漂泊在莫斯科的打工者而言是个遥不可及的梦,对于莫斯科本地人也同样遥远。许多“新莫斯科人”买不起房子。更令人不满的是,不少人在莫斯科付出了高昂的生活成本后,所换来的生活质量却与之不相匹配。为此,49%的莫斯科人放弃了在城市这块黄金宝地买房的念头,转而租房过起了“蜗居”生活。

  如今,各地青年人都在为房子发愁,“日新月异”的房价让不少年轻人望而却步。挤在狭小的空间里生活“蜗居”也好,奋斗也罢,总之这就是为生活所付出的代价。  

【作者:王思思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责任编辑:许玉萍)
我有话说  已有0条网友评论,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匿名发表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谁在说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script src="http://utrack.hexun.com/track/track_xfh.js?ver=20120503">